最长的队 — the long and winding queue

一个月前的3月23日是女儿的三岁生日。为此我特地从台北赶回来,提着蛋糕和挺着大肚子的妻子一同将女儿送进幼儿园,好让她能和朋友们一起庆祝。
刚出幼儿园,就看到朋友发来李光耀先生去世的消息。时距新加坡建国五十周年不到五个月。老人没能亲历他领导建设的这个国家的五十岁生日。

依稀记得近二十年前,1997年的2月19日,当邓小平先生去世的消息传到教室时,全班正在上自习。国歌奏起,我第一个起身向邓先生致敬。那时距香港回归还差不到五个月。历史是惊人的相似,残酷。

接下来的一周,整个新加坡到处都弥漫着浓浓的悲哀。除了将女儿的家庭生日庆祝推迟一周,起先并不觉得周围发生的一切会对我有太大影响,我只是拿了绿卡尚未入籍的半个新移民。可接下来几天我却始终无法走出这甚至有些莫名的悲哀。

Queue

周四我凌晨起早请假和另一位已经入籍的朋友一同加入国会送别李先生的队伍。排了近五小时的队仅为给李先生鞠个躬。周日国葬,顶着大雨在路边送李先生最后一程。我只是发自内心的感恩。

q2

如果换作五年前,很难想象我所做,所感受到的一切。一定会觉得自己疯了才会去排这五小时的队。真正当我在新加坡住了十多年,求学,工作,娶妻,安家,走过四大洲几十个城市后,才深深体会这位老人对整个新加坡乃至整个华人世界的意思。可以说新加坡第一次为整个华人社会树立了成功的榜样。你可以说她小,说她严,但综合来讲,如果不怕四季的单调,没有比这里更适合华人生活的地方,尤其是社会相对公平及对女性的保护。在这里有我温馨美满的家庭,再加上儿时曾经梦想的工作。虽没有大富大贵,还是要感恩这一切。为此我放弃了公司内部调动去硅谷分公司的机会,也拒绝了去苹果公司加州总部工作面试的机会。西安是我的故乡,新加坡是我的家。我大抵也只会在这两地长居。

听到有国内的朋友说新加坡有反华亲美之嫌。我只想说,绝大多数国与国之间也只有利益博弈,同时热烈欢迎优秀人才来新加坡代理中国利益,共同建设繁荣全世界华人圈。

往后每年的3月23日,不再仅仅是女儿生日,我会让她知道曾经有一位李爷爷领导建立了这个国家,让她了解海外华人奋斗的历史。还会给她讲她爹这辈子排过最长的队。

4月24日夜于星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