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天涯流浪人

自打三年前离开真切的深爱着的西安,魍魉就开始了流浪生活,而且在可预期的未来,这种流浪生活还将继续。不同的是时间,地点,相同的是仍然流浪的心,当然还有头脑简单支配下还算发达的四肢。

来实验室路上,碰到了许久未谋面的Frederick。相互一笑,摘掉各自塞着的耳机。一直以为他住在校内,奇怪在校外路上会碰见他,而原来他就住在我以前呆过的地方。这才发现他也在星岛呆了快两年了。问打算下站去哪,他笑呵呵的答也不知道。哈,原来同是天涯流浪人。我还以为来自瑞典的兄弟会急着回他的北欧社会主义祖国呢。看来这流浪的病毒并未曾离开她爆发的原点。

从上世纪初席卷欧洲的波希米亚文化开始,经历了近一个世纪,这流浪的病毒终于波及了中国大地。只是她不再像经典影片"红磨坊"(电影界对这个片评价不高,不过我确实很喜欢,bs我吧)中或是普西尼的歌剧"波希米亚人"中那样。在这个物质的年代,纯波希米亚已几乎绝迹,更多的人开始披上波波的马甲。这一波代表着自由与流浪,另一波约等于小资。

为啥这年头大家都喜欢给自己贴个小资的标签?大概不是贵族吧。三代也不一定能出一个贵族,所以当我微笑着最乐观的YY时,我发现我没希望贵族了,连贵族他爷的可能性也不大。。不过这无妨拉别的标签来贴上,于是就有了小资,再后来又有了波波。而这两种矛盾就这样融合的聚居在同一个词中。其实倒也不难理解,都是还未看破尘世的凡夫俗子,向往自由的同时也都得至少考虑下不再流浪时买房的问题。于是我发现除非回西安,否则这个问题也不那么容易解决,算是继续流浪的原因或借口之一。而眼下也只能继续躲在梦中艺术绅士的标签下,痛并快乐着继续流浪。。流浪到她开始的原点。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同是天涯流浪人

  1. 哈哈~ 3个月以后 偶就回到西安去啦  开心啊  开心啊~~ 不过以后就要嫁到长沙去了~~  我的西安阿~~

  2. 最终。。。。但愿不是在一立方体盒子里
    希望到时候西安合适的工作机会更多些,还得看未来另一半的主意
    要不然还得挤到上海,北京,想流浪估计都没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