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记

QQ里蹦跶的头像许久没变过了,都是些老同学老朋友。那天晚上隐身,却来了个加好友申请,多少有些意外,直到看到验证信息里那个熟悉的名字,才有了久违的蔚心地微笑。
 
Bobby是我的中学同学,初中就在同一所中学,只是到了高中才到同一个班里。我们都是内向型的男生,如果不是他高中时保持着班里男生头发最长的纪录,或许不会在我的高中生活中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中学的时候比较傻(现在还是很傻),也并不怎么懂得和朋友沟通(现在是不懂如何和女生沟通,总算也是有了进步),来来往往都是那些老朋友。浑浑噩噩高中毕业了,大家四散而去,离开"牢狱"的畅快和对大学的向往,把我们之间本就不深刻的友谊完全冲淡了。
 
直到某年某个冬季的西安(老了,记性不比年轻时)一次中学同学聚会上,我才又一次见到了Bobby。大学里不会有人为你头发过长而担心,Bobby的披肩也更有形了。记得那次聚会是在一个KTV包厢里,我们也自然谈到了音乐。猛然间发现原来我们听的音乐、看的书、电影是多么的相似。从列农谈到爵士,从小王子聊到Radiohead,越谈越投机。所谓相识虽早而相知恨晚莫过如此吧。聚会结束我们互留了手机和电邮,却没想到这一别便又是若干年。
 
Bobby硕士快毕业了,他选择了留校任教,我也感觉他蛮适合留在校园里,只是长发是留不下来了。不知若在西安的街头上遇见寸头的Bobby,还能否认出来,我想大抵没问题吧。Bobby帅哥告诉我他还是单身,而我也在Bobby进入第25个单身岁月时,开始了自己的第23个虚度年华。
一想到Bobby就要当老师了,更愈发的惊讶于我们的相似。目前的我也在所大学里一边读书一边做助教,而且也确实想过将来回国进个大学教书。
 
所有的朋友间都是有各种的能看到或看不到,能感觉出亦或无法察觉的联系维系融合着,所以即使久不相见的朋友也会于某天邂逅街头。缘分是个有趣的东西,愈久愈奇妙,而当年那个懵懂少年的青春则已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校园里,深爱的城市中熟悉的道路上。
魍魉
 
2006年3月11晨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老友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